欢迎光临 华腾艺术网 官网 艺术合作专线:13613125151

华腾艺术网 | 人物专区

范洪亮

国画
河北省 -- 石家庄市

作品

人气

  • 范洪亮官网
  • 简介
  • 作品
    作品

    简介

    范洪亮,又名弘量,1971年出生,河北保定人,斋号无语堂、半梦斋,后文人主义画家。1993年毕业于河北工艺美术学院。受教于著名画家许鸿宾先生。多年来对花鸟画有深入探索,尤其在蔬果草虫取得一定成就。作品多被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,亦常刊登于各报刊杂志等。

     
    且作秋虫自在鸣
    ——读范洪亮工笔草虫画近作
    奕言
    洪亮研习工笔草虫积年,近日携画稿来访,观之,清新、有静气,初具面目矣。
    工笔草虫乃中国画之独立画科,宋人立其极则。笔者曾在炎黄艺术馆观日本二玄社复制宋人花鸟草虫小品展,虽下真迹一等,但其描摹之工细、色彩之明丽、气韵之生动、意境之深幽,让人砰然心动。自元以降,文人画勃兴,贬院体为匠作,工笔草虫虽代有传承,但日渐式微,难成大观。及至近代,有大师齐氏白石续断继绝、革故鼎新,将草虫之工与配景之放熔冶一炉,笔墨老辣、意趣天真,开一代新风。其弟子王雪涛,宗其法、变其体,减工细高古之貌,增写意松活之态,成自家风神。河北画坛有霸州人氏许鸿宾以草虫著,曾执教河北大学工艺美院,早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得齐派弟子苦禅、雪涛亲炙,长于花草,尤擅草虫,显名日久,燕赵之地习工虫花鸟者,多受其影响。
         洪亮乡籍保定徐水,少即嗜画,常信手涂鸦,自得其乐。及长,粗识文字,看保定日报有关许鸿宾消息一则,益坚绘画之志。消息云,某人得许氏蟋蟀图一幅,悬于壁上,日日赏玩,爱不释手。一夜,忽闻蟋蟀叫,瞿瞿而鸣,初以为梦,然振翅之声,不绝于耳。启灯察之,果见真蟋蟀,对图相呼。洪亮工笔草虫之梦,概源于此。河北大学工艺美院求学四年间,有幸得鸿宾师耳提面命、口传亲授,对工笔草虫之法始有参悟,习之颇勤,乐而忘疲,筑得坚实之基。毕业后,为谋生计,以平面设计为业,但于草虫难以释怀,精研历代名家,手追心摹,经年不辍,近多有小幅精品问世,已足堪可观。
         成名称家者,必有化蛹为蝶之变。洪亮所画,还是进行时,但已有特点,综其要者三:有意绪、求雅致、重形式。画如诗,无意则无味。作诗有意象、意境之说,为画亦然。宋画之美,不在工,而在工中有意。洪亮喜宋画,精神追求与之一脉相承,所绘多杂花杂草、秋实秋虫,安静自在,素以为绚,不是洗尽铅华而动人心弦的美人迟暮,而是不施粉黛而容颜清丽的少妇新妆,尽显画家对流逝岁月的追忆、对似水年代的吟哦。与之相应,其画以简淡为尚,笔墨精简、设色淡雅,物象之透视感、立体感有意压缩,平面性、装饰性得以加强,构图尤重点、线、面之呼应、对比,较前代画家,流露出明显之现代审美趣味。
         与洪亮交谈,知其热爱生活,对四季变化、草木虫鱼均有细致观察,自养数虫,悉心揣摩,如齐师“夜谧更阑,燃灯工写”,其所绘蟋蟀,生气盎然,尤为余所喜。洪亮爱传统文化,能著文,会吟诗,其写春:“桃红杏白李花鲜,半云半雨半含烟。东风轻声唤杨柳,笑将新绿泻桥边。”,其咏冬:“薄雾飘渺罩荷塘,轻雪几许漫飞扬。寒鸭戏水别有趣,兴之所至任风凉。”皆清新可爱,一如其画。
         画有技术、艺术之别。技术不逮,枉谈为画;文基不筑,难成高格。或有人言,艺术是对生活的敏感洞察、精准提炼和有想象力的提升,余深以为然。中国画素重诗书画印兼修,自有其理。洪亮擅诗词、重书法、能绘画、会治印,深研历代工虫绘史,亦初成脉络。工笔草虫,研技法者众,究史略者寡,如洪亮作学术研究者,更为画家中所罕见,使余益重之,以为英才可造。
         
     一千多年前,唐代著名诗人高适送别著名琴师董大,曾有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之句。洪亮现虽画名不彰,但年纪尚青,功力不为浅,文思尤可期,前途不可限量。余敢断言,只要其不抛弃不放弃,假以时日,必可声名远播,工笔草虫界又多一家也。
    2013年7月8日夜写毕于石门半雅斋
    (作者原名刘笑乙,系国家公务员,作家、艺评家)


    一虫一世界
    一静一苍生
    ——访草虫画家范洪亮先生
    朽木听风 / 文
          在喧嚣的霓虹深处,谁还记得牧童短笛的悠扬?在钢筋混凝土的大楼里,谁又曾体会四季牧歌的嘹亮?斯人已去,去者多矣。
          很意外,在这喧闹的都市里,还有这样一位,范洪亮先生,一位能够在熙熙攘攘却又乏味的闹市中沉浸在他自己的草虫世界里,去品味着世事沧桑,去玩味那草虫的禅意。人们说,大隐隐于市,洪亮或在践行此言?又或是,厌倦了红尘烦扰,寄情于草虫的童话世界里?
          黑亮亮的面庞,清灿灿的眼睛,洪亮的踏实、质朴,感觉就像如来手掌似的厚重、温暖。这温暖,就像野生在大地上的那份跌宕自然,而没有温室花 卉那种娇脆、甜腻。就像,他的虫子。
        “我没有学成齐白石,也对不住我的老师,许鸿宾,不过我找到了自己的感觉。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我的童年是和虫子一起度过的……”
    哈哈哈,难怪!难怪他就像他的虫子一样为着生命孜孜以求;又像虫子一样浸透在大自然中浑然而无我。就像,他的虫子。
         一草一虫,那么了然而无牵挂;一草一虫,如此静谧而又深邃。在它的世界里,或则说,在他的世界里,一定没有人世间的嘈杂吧?您不信?您试试在洪亮的画作面前,您忍心发出声响去打扰那一份平静吗?呵呵呵,美哉,斯人之善。您不觉得,面对这样的平静,我们都有一点点变得善良了吗?
        一草一虫,那么卓然而无羁绊;一草一虫,如此执着而又无我。在虫子的世界里,朽木认为,是一定没有“我”的概念的。就像四季在岁月里流转,生生不息,演绎着它自己的故事,或是,追寻着它自己的轨迹,一路绽放着生命的光华。然而,生命在绝大多数时间里,是“静”的。不是吗?就像蜻蜓在阳光下,安静地落在叶子上,砸吧着嘴。它一定是在细细地品味那生命的滋味吧?就像洪亮的工笔,那一定是在极其安静的状态下,才能一笔一笔,描摹出生命的精彩、绚丽吧?在此过程中,朽木想,他和虫子一样,是无我的。
    最后,借用一句先人马致远的词:古道西风瘦马,草虫幽幽人家。看官,您砸吧这味道如何?
    (朽木听风,原名李昌圣,著名作家)

    简介

    范洪亮,又名弘量,1971年出生,河北保定人,斋号无语堂、半梦斋,后文人主义画家。1993年毕业于河北工艺美术学院。受教于著名画家许鸿宾先生。多年来对花鸟画有深入探索,尤其在蔬果草虫取得一定成就。作品多被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,亦常刊登于各报刊杂志等。

     
    且作秋虫自在鸣
    ——读范洪亮工笔草虫画近作
    奕言
    洪亮研习工笔草虫积年,近日携画稿来访,观之,清新、有静气,初具面目矣。
    工笔草虫乃中国画之独立画科,宋人立其极则。笔者曾在炎黄艺术馆观日本二玄社复制宋人花鸟草虫小品展,虽下真迹一等,但其描摹之工细、色彩之明丽、气韵之生动、意境之深幽,让人砰然心动。自元以降,文人画勃兴,贬院体为匠作,工笔草虫虽代有传承,但日渐式微,难成大观。及至近代,有大师齐氏白石续断继绝、革故鼎新,将草虫之工与配景之放熔冶一炉,笔墨老辣、意趣天真,开一代新风。其弟子王雪涛,宗其法、变其体,减工细高古之貌,增写意松活之态,成自家风神。河北画坛有霸州人氏许鸿宾以草虫著,曾执教河北大学工艺美院,早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得齐派弟子苦禅、雪涛亲炙,长于花草,尤擅草虫,显名日久,燕赵之地习工虫花鸟者,多受其影响。
         洪亮乡籍保定徐水,少即嗜画,常信手涂鸦,自得其乐。及长,粗识文字,看保定日报有关许鸿宾消息一则,益坚绘画之志。消息云,某人得许氏蟋蟀图一幅,悬于壁上,日日赏玩,爱不释手。一夜,忽闻蟋蟀叫,瞿瞿而鸣,初以为梦,然振翅之声,不绝于耳。启灯察之,果见真蟋蟀,对图相呼。洪亮工笔草虫之梦,概源于此。河北大学工艺美院求学四年间,有幸得鸿宾师耳提面命、口传亲授,对工笔草虫之法始有参悟,习之颇勤,乐而忘疲,筑得坚实之基。毕业后,为谋生计,以平面设计为业,但于草虫难以释怀,精研历代名家,手追心摹,经年不辍,近多有小幅精品问世,已足堪可观。
         成名称家者,必有化蛹为蝶之变。洪亮所画,还是进行时,但已有特点,综其要者三:有意绪、求雅致、重形式。画如诗,无意则无味。作诗有意象、意境之说,为画亦然。宋画之美,不在工,而在工中有意。洪亮喜宋画,精神追求与之一脉相承,所绘多杂花杂草、秋实秋虫,安静自在,素以为绚,不是洗尽铅华而动人心弦的美人迟暮,而是不施粉黛而容颜清丽的少妇新妆,尽显画家对流逝岁月的追忆、对似水年代的吟哦。与之相应,其画以简淡为尚,笔墨精简、设色淡雅,物象之透视感、立体感有意压缩,平面性、装饰性得以加强,构图尤重点、线、面之呼应、对比,较前代画家,流露出明显之现代审美趣味。
         与洪亮交谈,知其热爱生活,对四季变化、草木虫鱼均有细致观察,自养数虫,悉心揣摩,如齐师“夜谧更阑,燃灯工写”,其所绘蟋蟀,生气盎然,尤为余所喜。洪亮爱传统文化,能著文,会吟诗,其写春:“桃红杏白李花鲜,半云半雨半含烟。东风轻声唤杨柳,笑将新绿泻桥边。”,其咏冬:“薄雾飘渺罩荷塘,轻雪几许漫飞扬。寒鸭戏水别有趣,兴之所至任风凉。”皆清新可爱,一如其画。
         画有技术、艺术之别。技术不逮,枉谈为画;文基不筑,难成高格。或有人言,艺术是对生活的敏感洞察、精准提炼和有想象力的提升,余深以为然。中国画素重诗书画印兼修,自有其理。洪亮擅诗词、重书法、能绘画、会治印,深研历代工虫绘史,亦初成脉络。工笔草虫,研技法者众,究史略者寡,如洪亮作学术研究者,更为画家中所罕见,使余益重之,以为英才可造。
         
     一千多年前,唐代著名诗人高适送别著名琴师董大,曾有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之句。洪亮现虽画名不彰,但年纪尚青,功力不为浅,文思尤可期,前途不可限量。余敢断言,只要其不抛弃不放弃,假以时日,必可声名远播,工笔草虫界又多一家也。
    2013年7月8日夜写毕于石门半雅斋
    (作者原名刘笑乙,系国家公务员,作家、艺评家)


    一虫一世界
    一静一苍生
    ——访草虫画家范洪亮先生
    朽木听风 / 文
          在喧嚣的霓虹深处,谁还记得牧童短笛的悠扬?在钢筋混凝土的大楼里,谁又曾体会四季牧歌的嘹亮?斯人已去,去者多矣。
          很意外,在这喧闹的都市里,还有这样一位,范洪亮先生,一位能够在熙熙攘攘却又乏味的闹市中沉浸在他自己的草虫世界里,去品味着世事沧桑,去玩味那草虫的禅意。人们说,大隐隐于市,洪亮或在践行此言?又或是,厌倦了红尘烦扰,寄情于草虫的童话世界里?
          黑亮亮的面庞,清灿灿的眼睛,洪亮的踏实、质朴,感觉就像如来手掌似的厚重、温暖。这温暖,就像野生在大地上的那份跌宕自然,而没有温室花 卉那种娇脆、甜腻。就像,他的虫子。
        “我没有学成齐白石,也对不住我的老师,许鸿宾,不过我找到了自己的感觉。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我的童年是和虫子一起度过的……”
    哈哈哈,难怪!难怪他就像他的虫子一样为着生命孜孜以求;又像虫子一样浸透在大自然中浑然而无我。就像,他的虫子。
         一草一虫,那么了然而无牵挂;一草一虫,如此静谧而又深邃。在它的世界里,或则说,在他的世界里,一定没有人世间的嘈杂吧?您不信?您试试在洪亮的画作面前,您忍心发出声响去打扰那一份平静吗?呵呵呵,美哉,斯人之善。您不觉得,面对这样的平静,我们都有一点点变得善良了吗?
        一草一虫,那么卓然而无羁绊;一草一虫,如此执着而又无我。在虫子的世界里,朽木认为,是一定没有“我”的概念的。就像四季在岁月里流转,生生不息,演绎着它自己的故事,或是,追寻着它自己的轨迹,一路绽放着生命的光华。然而,生命在绝大多数时间里,是“静”的。不是吗?就像蜻蜓在阳光下,安静地落在叶子上,砸吧着嘴。它一定是在细细地品味那生命的滋味吧?就像洪亮的工笔,那一定是在极其安静的状态下,才能一笔一笔,描摹出生命的精彩、绚丽吧?在此过程中,朽木想,他和虫子一样,是无我的。
    最后,借用一句先人马致远的词:古道西风瘦马,草虫幽幽人家。看官,您砸吧这味道如何?
    (朽木听风,原名李昌圣,著名作家)

    作品